翻译永远不能被机器取代

- 2018-07-09 -

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,当AlphaGo在围棋界所向披靡,Skype开始支持实时翻译功能时,忧虑也在翻译界弥漫。人们在问,人工智能最终会代替人工翻译吗?如此一来,是否意味着大多数译者将面临失业?


今年3月,村上最新长篇小说《刺杀骑士团长》的简体中译本正式上架,预售时每3秒就卖出一套,正式发售没两天,首印的35万套已全部售罄。锻造这一奇观的,除了生产者村上春树,还有译者林少华,在每本外国经典的背后,都藏着一位大牛译者。


但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,当AlphaGo在围棋界所向披靡,Skype开始支持实时翻译功能时,忧虑也在翻译界弥漫。人们在问,人工智能最终会代替人工翻译吗?如此一来,是否意味着大多数译者将面临失业?


同传和笔译之争背后的商业逻辑


去年,一部《亲爱的翻译官》引发收视热潮。在陪伴荧屏上翻译官喜怒哀乐的同时,人们也将目光投向“同声传译”这一神秘职业。同传,指译员在口译过程中,持续同步地为听众提供翻译。因门槛高、压力大,同传译员常被贴上“多金”“早衰”等标签。


因为同传的收入相对高,“笔译”现在被很多翻译视为“蓝领”的脏活、累活,而“口译”则被奉为带上光环的“白领”甚至“金领”职业。俗话说,“鱼与熊掌不可兼得”,要想两者都精通,难于上青天。。


迄今为止,机器翻译已经出现了70年,但大多还停留在比较机械化的字面意思对应翻译。为了打破这一格局,谷歌、微软等都在积极开发智能化的翻译,争取让机器能够真正“读”懂人类的意思,而非一字一字地对应输出答案。


从长远来看,人工智能对翻译行业带来的冲击将会是致命。虽然现在的翻译软件,仍然无法代替正式的翻译。现在一些基本意思歧义,翻译软件对于多重含义词语无法处理,书面翻译尚且搞不定,但随着技术的发展,翻译软件的缺陷应该会被不断克服。


虽然对技术了解并不多,但短期内人工智能完全代替人工翻译并不现实,这是基于对英语这个语言本身的判断。“语言的翻译非常复杂,并不是能完全转换的,像英文里有不少单数复数,人们翻译‘男士们’、‘动物们’,却忽略了这些名词在汉语中本身就是集体性名词,本身就有复数之意。翻译员在具体翻译时,必须根据前后语境并懂得尊重汉语表达习惯,通过拆分、换序、合并的方式来解决这类问题,目前机器显然无法有这样的语言逻辑。”


与此同时,其实翻译的专业性也很强,每个翻译都有他专注的类型和擅长的领域。只有你长期关注某一个领域,你去翻译那个领域的东西的话,才会驾轻就熟一些。相比之下,机器冷冰冰的直译并不符合人们的阅读习惯。


“语言代表着一种文化,要真正了解一个词的意思,只是简单地查字典还远远不够,更需要了解背后的故事,才能明白其真正的涵义。”目前的人工智能还没有发展到完全取代人类的程度,应该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。


不过,随着技术的不断成熟, “未来会有部分专业性和创造性不强的翻译工作被人工智能所取代,这是无法避免的,但至少在短期内,翻译这份职业的市场不会大规模萎缩,依然会保持现有的平衡。”


艺术属性的翻译


永远不能被机器取代


即使未来人工智能发展到了非常成熟的地步,文学领域的翻译,这一块是永远不可能被机器所取代的。


文学性强的作品的翻译,机器很难胜任。翻译是门技术,更是一门艺术。机器没有创造性,不懂得文化、审美、艺术,而这些却是译者在翻译一部文学作品时必不可少的素质。“机器翻译即便能趋近准确层面上的‘信’,却未必能做到‘达’和‘雅’。”


任何一个译文都会不可避免带上译者的思想和语言风格。事实上,文艺青年们所沉迷的村上式腔调,从一开始就混上了林少华的气息。自从1989年翻译《挪威的森林》开始,林少华就成了“村上背后的男人”。这些,机器可能永远都做不到模仿出每一个译者的气质和文风。


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,机器翻译的效果越来越好,许多时候甚至可以“胜任”简单规范的文本翻译了。可是,翻译与“科学”的距离还相当遥远。科学是一种认知体系,目的在于探究事物的规律;而翻译只是一种语言转换过程,加之自然语言本身就不是规范严格的,里面又掺杂许多“只可意会”的主观因素。


翻译,是一个再创造的过程,而不是简单的语言转换。林少华说过一句话,他希望他翻译的中文作品,能够在读者身上营造一种日本读者用日文阅读时的一种感受,对于翻译,他会强调是一种感受。


所以,即便是现代伟大的翻译理论家奈达,在坚持了几十年“翻译是科学”之后,也不得不承认,翻译是艺术。比如“The night breeze came with pleasant guitar”,没有艺术的灵光闪现,仅仅靠讲道理做分析,很难翻译为“晚风送来美妙的吉他”。这只是个简单的例子,许多翻译的“神来之笔”,是分毫离不开艺术的。


关于翻译,村上春树有个说法很形象:“翻译这东西,原本就是将一种语言‘姑且’置换为另一种语言。哪怕再认真再巧妙,也不可能原封不动。翻译当中必须舍弃什么方能留取保住什么。所谓‘取舍选择’是翻译工作的根本概念。”


换句话说,翻译过程中难免流失原作若干审美信息,同时增添某种审美信息——如何保持二者微妙的平衡,即是取舍的原则或标准,这就是一种艺术的平衡和再创造。


“在语言这种艺术面前,其实我们永远是个孩子,应该永远怀有一颗赤子之心,怀有敬畏之情。”林少华的这句话,当新的技术出来,只要你在你的领域做得足够好,被淘汰的可能性便不高,因为高质量的人才永远是稀缺的。


面对人工智能的来势汹汹,把翻译当成艺术对待有压力但并不恐慌,依然保有自信和热情。